房天下

Fang.com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痒的工作,夫妻却一干就是14年!

新华社04/22 17:33

*本页涉及面积,如无特殊说明,均指建筑面积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跃进闸口地处中国西北边境,世界四大蚊虫区之一的额尔齐斯河流域,五六月份,蚊虫铺天盖地、无孔不入。专家在当地测定,蚊虫多时每立方米竟达1700多只,鸡、鸭、狗、兔、羊,均可被活活咬死。

在这里,从事的也许是世界上最痒的工作,但李青春和妻子张晓芸,一待就是14年。烧牛粪熏、纱布浸柴油蒙脸、研制土药膏,对付蚊虫,夫妻俩用尽了办法。

别列孜克河,是滋养185团的“母亲河”,跃进闸口是这条河的水利枢纽,负责调配185团生产生活用水。除了守龙口、测水文,夫妻俩每天还要巡渠20余公里,看护数千亩野生林。

跃进闸口离团部20多公里,但两人回去一趟并不容易,因冬天只能靠马拉爬犁,为了购买年货和过冬物资,夫妻俩整个冬天只回团部一次。

第一年出行没经验,坐在马爬犁上的女儿冻得直哭,以后出行都会给女儿备三个暖水袋,一个塞怀里,一个放背上,一个垫脚上。一直以来,李青春觉得自己亏欠女儿太多,2009年冬,遭遇特大暴雪,积雪没过窗台,那几天,女儿高烧不退,李青春只好带女儿到4公里外找赤脚医生。雪太厚,不情愿的马儿硬拽着才肯走,女儿躺在爬犁里,李青春在前面拉着马,半个身子埋在雪里,一步一挪,走了5个小时。

雪太大,医生没法出诊,每天送女儿就医也不现实,李青春只能自己学着打针,为方便扎针,医生在女儿左右屁股上画了圈,第一针扎太轻,针头弯了,第二针扎太猛,整根针刺进肉里,女儿痛得大哭,李青春和妻子心疼得直流泪。

李青春说,再苦的地方,干着干着也就习惯了,现在的条件好多了,住的房子整洁明亮,还有一个院子可以种菜,房顶装上了更大功率的太阳能,晚上再也不愁没电看电视。

对夫妻俩来说,最困难的岁月已经过去,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相关搜索推荐

投诉边防新疆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房天下”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房天下赞同其观点。
首页>头条>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