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圈

震惊,没想到第一个“房奴”竟然是唐伯虎

大理特价房07/12 16:59

房价高是现在老大难的问题了,因此房奴也越来越引起众人的关注。房奴,一个典型特征就是贷款买房说白了就是借钱买房,并为还债长期奔波。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古代其实也有房奴。历史上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房奴,就是鼎鼎有名的江南第一才子唐寅唐伯虎。

据唐伯虎自己记载,让他沦为房奴的这栋房子,是一户废弃的别墅,几乎就是块死楼盘。而且对于这处房产,唐伯虎却极为用心,起名叫桃花别业,后来花费大量钱财装修,据说内部更是由唐伯虎更是亲力亲为,把这处宅子建成了苏州城有名的私家园林。以至于现在苏州还有个地名,就叫桃花坞;有两条街道,名字就叫桃花坞大街、桃花坞桥。唐伯虎在决定购买这处房产的时候,曾向北京一位当官的朋友借了一大笔钱,而这笔钱是用自己的藏书作为抵押,后来,他更是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作画、卖画,才筹足了购房款,看来他这种行为也属于按揭,可算是典型的房奴表现了。

唐伯虎为何如此钟情于一栋房子,甚至不惜沦为房奴呢?唐伯虎自幼天资聪敏,熟读四书、五经,并博览史籍,16岁秀才考试得第一名,轰动了整个苏州城,二十九岁到南京参加乡试,又中第一名解元。正当他踌躇满志,第二年赴京会试时,因牵涉科场舞弊案而交恶运。唐伯虎从此对当官断绝了念想。寄情山水,赋诗作画。历史上的唐伯虎尽管才华出众,有理想抱负,是位天才的画家,但他那愤世嫉俗的狂傲性格也是不容于这个社会。

他的家庭也并不像传闻中那样美满,25岁时家中连遭不幸,父母、发妻、妹妹相继去世,家境衰败,科举失意后,续弦妻子又逼其休妻,定居桃花庵是他心情最舒畅的时候,第三位妻子沈九娘是典型的贤妻良母,两人一起还贷,在桃花别业中度过了动人的一生,唐寅后来在书画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与她的治家有方是分不开的。(这说明有一个好妻子的重要性)

关于买房的艰难,还有很多着名诗人的遭遇和唐伯虎很类似。

比如唐朝白居易,29岁中进士,32岁就在京城任职校书郎,这职位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室专门校对红头文件的文员。可是由于当时长安房价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是在长安东郊租房住。

宋朝的苏门三学士也是,比如苏东坡,一生也没能在开封买房。他儿子结婚,苏东坡最后还是借了一个朋友的房子,才算把喜事办了。相比之下,苏东坡的弟弟苏辙显然有买房的决心。他在七十岁终于买上了房子,不过是在开封南边的许昌买的。买房前,苏辙也会忍不住写诗发发牢骚:我生发半白,四海无尺椽、我老未有宅,诸子以为言,意思:我活了大半生,头发都花白了,还没弄上一套房子,搞得自己在儿子们面前抬不起头,他们还老是抱怨我。(估计苏老先生的儿子也指望着房子啃老呢)

公元1523年,53岁的唐伯虎在贫病交加中死去。一代才子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此生甘分老吴阊,宠辱都无剩有狂。而他那套房子,大概就是他心底的那份狷狂立在人世的象征!就像他的那首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一代才子去世后葬在了桃花坞北,那片离他故居不远的地方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

房天下资讯>大理特价房>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