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帖

关于石景山区法院开庭审理“4米道路”所有权纠纷一案法院判决结果的情况通报

骁腾楼主

01-10

  • 认证业主

     关于石景山区法院开庭审理“4米道路”所有权纠纷一案法院判决结果的情况通报

(文字较多,可先用手机拍照后再仔细阅读)

2017年12月28日,石景山区法院对原告碣石坪15号楼业委会,诉我小区开发商北京首开亿信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我小区业委会,要求返还我小区内东侧围墙处的“4米道路”并恢复原状一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主要判决结果是:

一、确认15号楼西侧,时代庐峰小区东侧共计357.71平方米(含北侧4.17平方米围墙)土地使用权属于原告碣石坪15号楼小区全体业主共同共有;

二、驳回原告碣石坪15号楼业委会的其他诉讼请求。

需要说明的是,该判决是针对原告碣石坪15号楼业委会,在2017年12月25日最后一次开庭庭审中作出的诉讼请求变更内容而作出的判决。在法庭上,我小区原开发商主动提出了以支付赔偿款的方式,解决本案土地越界纠纷的方案,但由于原告坚持主张确认我小区东侧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归其所有,因而法院无法调解。

由于一审法院判决不公,其作出的判决司法程序违法,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证据不足,导致适用法律错误,现,我小区业委会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请求撤销(2016)京0107民初6959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驳回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我业委会主要的上诉理由如下:

一、本案土地使用权纠纷尚未经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按照《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规定,一审判决的司法程序违法

基于一审原告已将原诉讼请求变更为请求确认诉争土地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归其所有,故一审法院作出的第一项判决是对该土地使用权的确权判决,即本案是因土地引发的使用权纠纷,且该判决依据的是一审原告提交的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中的鉴定结果。但该鉴定检验报告书中的鉴定材料所采用的“宗地界址点坐标成果表、宗地图”,是被上诉人城建集团公司于2013年2月17日取得的京石国用(2013划)第0007号土地使用权证中的图表。该图表不是被上诉人首开亿信公司2005年6月30日,将其建设的时代庐峰项目移交给上诉人小区购房人居住时的上诉人小区与一审原告小区之间划界的图表。因为在一审庭审中,由上诉人提交的《交房通知》证据已经证明,上诉人小区是在2005年6月30日就已由首开亿信公司交给上诉人实际使用了,而且该小区的竣工建设项目已由京市规划委员会于2005年5月8日作出了《2005规竣字0242号规划验收合格通知书》,因而按照《物权法》第七十三条“建筑区划内的道路,属于业主共有”的规定,以及“地随物走”的法律原则,本案诉争道路所有权以及其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已于2005年6月30日起依法属于上诉人小区全体业主所有。显然,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上诉人小区实际取得本案诉争土地使用权的时间,早于城建集团公司于2013年2月17日取得的京石国用(2013划)第0007号土地使用权证的时间,由此,该鉴定检验报告书使用京石国用(2013划)第0007号土地使用权证中的图表作出的鉴定结果,只能是在上诉人小区全体业主已于2005年6月30日实际取得本案诉争土地使用权之后,建集团公司又于2013年2月17日将两小区交界红线非法变更后的现状情形。

之所以说是非法变更后的现状情形,是因为在一审庭审中,上诉人已经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推定出,首开亿信公司作为上诉人小区的开发商、城建集团公司作为一审原告小区的开发商,在其向购房人转让房屋时,两公司均已经取得有土地使用权证。

但是,上诉人是在2017年12月20日从收到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中,才知道自己居住多年的小区东侧道路占用的部分土地使用权红线,被城建集团公司通过新土地使用权证非法变更了,此举显然是对上诉人合法权利的侵害,由此上诉人与一审原告之间才产生了土地使用权纠纷。也就是说,一审原告主张确认诉争土地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归其所有的诉讼,是在该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对城建集团公司京石国用(2013划)第0007号土地使用权证中的“宗地界址点坐标成果表、宗地图”作出了鉴定结果后,才引发的土地使用权纠纷。

基于此,对于因土地引发的使用权纠纷,按照《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一款及第三款的规定,此类纠纷应当先经由人民政府处理,如不服,再由人民法院受理。但是,本案中关于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纠纷至今尚未经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而一审法院却先行在判决书中作出了第一项判决,此举明显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属于司法程序违法。故对一审判决应当予以撤销,以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性。

  二、一审原告所变更的诉讼请求应当属于另行起诉,一审法庭同意变更诉讼请求并径行作出判决,此举违法

如前所述,一审原告是在最后一次庭审中才将原诉讼请求变更为请求确认诉争土地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归原告所有的。而原告原来主张的是返还道路请求权。那么,按照一案一请求权的诉讼要求,当事人仅能在一次诉讼中行使一个请求权。故原告变更后的诉讼请求应当属于另案起诉。

而且,由于原告对原诉请求权的改变,也导致了原诉请求权确定的原返还原物纠纷”案由,变更为建设用地使用权纠纷案由。而确定的案由对于审理纠纷是有重大影响的,即,通过确定的案由,可将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范围的民事案件排除在外,而且也将直接决定举证责任的分配,并对案件争议焦点的归纳也将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因确定案由的不同,将导致适用法律的差异,从而最终影响案件的实体处理结果。

基于此,在本案中,对于一审原告改变原诉请求权的变更诉求,不应当给予准许。为此,上诉人在一审法院最后一次庭审中,对于原告当庭将原诉讼请求变更提出了异议。但是,一审法院却直接审理了原告变更后的诉讼请求,并就此径行作出了判决,此举不仅对上诉人显失公平,而且也违法。

三、一审法院以认定原告提交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与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已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进而认定诉争道路属原告小区全体业主共有,该认定证据不足,且已超出了原告变更后的诉讼请求范围

本案的基本事实是:1、上诉人小区与一审原告小区是两个彼此独立开发建设的房地产项目。即,上诉人小区的开发建设企业是被上诉人首开亿信公司,开发建设的是时代庐峰商品房住宅项目;原告小区的开发建设企业是被上诉人城建集团公司,该公司建设的是将房屋出售给其单位内部职工的经济适用房住宅的项目。

2上诉人小区的建设用地使用权是以“出让”方式取得;原告小区的建设用地使用权是以“划拨”方式取得。

3上诉人小区的建设项目竣工后,已由京市规划委员会于2005年5月8日作出了《2005规竣字0242号规划验收合格通知书》。即,上诉人小区的竣工项目符合规划要求。

4城建集团公司是于2002年9月23日向一审原告小区业主交房的。

5首开亿信公司于2005年6月30日依据与购房人签署的房屋买卖合同,也将其建设竣工的时代庐峰项目移交给了上诉人小区全体购房人居住使用(含诉争道路)。

上述事实已由本案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予以证明,应属于无争议的基本事实。

而本案诉讼的起因是两小区开发商城建集团公司、首开亿信公司在项目建设中因建设用地划分所造成的遗留问题。对于项目建设中因建设用地划分所造成的遗留问题,是不可能仅凭一审原告提交的一份对土地使用权证书中的土地红线作出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就能形成一审判决书中所认为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与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已形成了足以充分证实诉争道路属于原告小区全体业主共有的完整证据链因为上诉人在一审中,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三、四项的规定,已经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了,在首开亿信公司于2005年6月30日将上诉人小区房屋交给购房人使用时,存在两公司已经取得有土地使用权证的事实,由此证明了城建集团公司于2013年2月17日取得的京石国用(2013划)第0007号土地使用权证,并不是该公司取得的原土地使用权证的事实。因此,一审法院用新土地使用权证中的图表红线来推定原旧土地使用权证中的图表红线,其逻辑基础明显是不成立的。

故一审认定诉争道路属原告小区全体业主共有,证据不足,且已超出了原告变更后的诉讼请求范围。

四、上诉人依法属于诉争土地使用权的善意取得人,一审原告未向法庭提交足以证明上诉人不构成善意取得的证据,且提交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不具有合法正当性的情形下一审法院仅凭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的鉴定结果作出第一项判决,明显证据不足

1、上诉人依法属于诉争土地使用权的善意取得人。

如前所述,自2005年6月30日起上诉人作为购房人,已经在首开亿信公司移交的时代庐峰小区居住了,按照《物权法》第七十三条关于“建筑区划内的道路,属于业主共有”之规定,时代庐峰项目建筑区划内东侧道路(含诉争道路)依法属于上诉人小区全体业主共有,同时,按照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二条关于房地产转让时,房屋的所有权和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同时转让的规定诉争道路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依法也属于上诉人小区全体业主共有。而且,即使在首开亿信公司依据购房合同向业主转让房屋所有权时,该公司对诉争道路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无处分权,但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16〕5号)第十五条关于“受让人受让不动产或者动产时,不知道转让人无处分权,且无重大过失的,应当认定受让人为善意”的规定,上诉人依法也属于本案诉争土地使用权的善意取得人

2、一审原告未向法庭提交足以证明上诉人不构成善意取得的证据,属举证不能。

基于上诉人是诉争土地使用权的实际受让人和实际使用人既然原告认为自己是诉争土地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的真实权利人,那么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16〕5号)第十五条第二款真实权利人主张受让人不构成善意的,应当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规定,一审原告就应当承担上诉人实际取得诉争土地使用权不构成善意的举证证明责任,但是,在本案中一审原告并未提交足以证明上诉人不构成善意取得的证据,属举证不能。

3一审原告提交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不具有合法正当性。

在一审庭审中,上诉人及首开亿信公司对该鉴定报告提出了如下异议:

其一,该鉴定报告书中未盖有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的单位法人公章,故不能证明该鉴定单位是否同意了该报告书作出的检验结果,以及是否认可了该鉴定报告书中的签字人员属于本单位的工作人员或给予了授权。

其二,依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司法部令第132号)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现场提取鉴定材料应当由不少于二名司法鉴定机构的工作人员进行,但该鉴定报告书中显示,鉴定机构的工作人员只有王忠勤一人到现场。

其三,《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司法部令第132号)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应当加盖司法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专用章”,但该鉴定报告书未盖有司法鉴定专用章。

其四,鉴定报告书中的检验结果中计算的357.71平方米数据是错误的

以上针对该鉴定检验报告书所列的事实,均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三、四项规定的无需上诉人举证的事实。而且上述所列事实足以证明了该鉴定报告书不具有正当合法性,因而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具有证据能力。显而易见,一审法院以上诉人未提供充分的有效的足以反驳的证据为由,对上诉人针对该鉴定检验报告书提出的反驳证据不予采信是错误的。

基于此,一审法院一审作出的诉争土地357.7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属于原告共有的第一项判决,明显证据不足。

 

综上所述,上诉人提出的上诉请求,理由成立。

需要指出的是,一审法院在对上诉人及被上诉人首开亿信公司所提交的全部抗辩证据,经质证后未作出任何是否采信意见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判决,显失公平正义。因为在诉讼过程中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是平等的法院和法官在处理纠纷时,应当以中立的身份与角色来处理解决双方的纷争基于上诉人小区业主作为购房人早已是诉争道路的合法取得人,而一审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规定,将上诉人已经实际取得多年的小区东侧道路占用范围内的357.71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判给了原告小区业主,由此造成了地上物所有权与其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分离,此举极有可能成为了两小区业主再次发生群体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因此,上诉人希望贵院能依法公正的全面审查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查清事实,纠正一审的错误判决,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判如所请。真正使“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和要求以看得见的形式体现出来。

 

 

 

北京市石景山区时代庐峰小区业主委员会

       二0一八年一月十日

房天下APP优惠多,速度快

买好房,就上房天下Fang.com!

相关热帖